长沙芙蓉区都正街棚改:不搞大拆建 老街也能换新颜

老街格局未变,旧屋产权未改,历史血脉依旧,居住环境和建筑功能,却像“跨越了一个世纪”。长沙都正街探索出棚改新路,不搞大拆大建,实现了棚户区改造与旧城文脉保护有机结合。

危房按原址、原面积、原性质改建。电线入地,容量扩增;麻石青砖铺路,道路一新;下水管网扩容换新,小巷告别“肠梗阻”……改造后的实惠,可谓“真金白银”,有的房屋租金翻了10倍。

老街改造呼吁了多年,可当改造真要来的时候,余东海又纠结了。

在长沙市芙蓉区都正街住了一辈子,67岁的余东海从小听着老街的故事长大,也经历了老街没落后的尴尬。不改造,居住艰难,老办法拆建,乡愁难舍。

如今,每当走在老街的青石板路上,余东海心里总会涌起一份感动:老街格局未变,旧屋产权未改,历史血脉依旧,居住环境和建筑功能,却像“跨越了一个世纪”。

不搞大拆大建,棚户区改造与旧城文脉保护有机结合——长沙都正街的棚改新模式,让历史老街改造,多了一种两全其美的新选择。

老街改造陷两难

居民不愿迁,成本难收回

背靠长沙天心阁老城墙的都正街,曾是老长沙(古称善化县)的中心繁华地,历史遗迹依然可寻。

据史料记载,都正街曾有号称长沙文化地标的古城南书院和文昌阁,有作为善化县政治、军事中心的善化县署和都司署,有被封为“定湘王庙”的善化县城隍庙,还有着祭祀湖湘餐饮业祖师的詹王宫……小小地块,集中了长沙古城的文脉精华。

现代化的浪潮蓬勃向前,老街却仿佛停滞不前。几十年过去,房屋结构老化,设施功能退化,艰难的居住环境与周边繁华商务区的现代气息,形成了巨大反差。

“房屋大多是‘文夕大火’后重建的,最好的也就是砖木结构。”余东海的记忆中,老街房屋的墙面大多是用泥巴糊在竹篾上,风雨都挡不了,更别说能有多结实了。

同样糟糕的是基础设施。煤气无法到户,自来水也没有分户,道路狭窄坑洼,电线缠绕得就像蜘蛛网,安全隐患随处可见。用定王台街道党工委书记练大智的话来说就是:“整个都正街片区,已经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。”

改造老街的想法,余东海同街坊们已经奔走呼吁多时。“都知道不改不行,可按照棚户区拆迁的老办法,大家又不愿意。”余东海说,这么好的地理区位,这么多的历史记忆,既不想迁,也舍不得拆。

政府一算棚改账,同样挠头。

常规办法是先拆后建,成本靠地块出让的收入弥补。都正街片区涉及343户居民,改建面积达4万平方米,经初步测算,仅拆迁成本就得6个亿。按照长沙市城区规划,因所在地建筑限高,商业回报低,靠土地出让,根本弥补不了拆迁成本。

棚改蹚出条新路

家门口动手术,群众参与监督

能否既改善居住环境,又不大拆大建?

2013年9月,都正街选择在原址动起了“外科手术”。

“这样的棚改从来没搞过,湖南省也没有先例可循。”练大智坦言,要蹚新路,难度不小。

最先碰到的难题,便是拆违。都正街居民,大多属低收入群体,主要收入靠房屋租赁。数十年下来,私搭乱建的违章建筑,超过6000平方米。家门口“动刀子”,能不能动得了?

棚改项目启动之初,余东海便多了一个头衔——“特邀主任”。因为在邻里间有威望,余东海跟其他6名街坊一道,被管理者邀请全程参与棚改全过程,既出点子,又当监督。“还是依靠群众的老办法。”练大智说。

效果出奇的好。短短两个月,没有一名城管参与、没有一起纠纷、没有一回上访、没有一例强拆,6000多平方米的违章建筑,拆得出乎意料的轻松。

房屋改建随后铺开。按老街风貌,政府对房屋外立面进行了修复式改造,同时引导居民改建危房。练大智告诉记者,整个片区,C、D两级危房48处,按原址、原面积、原性质改建,不改变原有产权,让危房变好房,老屋有新颜。

更大的“手术”动向了“里子”。电线入地,容量扩增;麻石青砖铺路,道路一新;下水管网扩容换新,小巷告别“肠梗阻”……连同消防、安防、绿化、停车等,一共12项改造,圆满完成。棚改指挥部的大门始终打开,群众的合理意见往往很快成为改造蓝本,这让项目进程异常顺利。

去年国庆前夕,改造后的都正街,对长沙市民重新开放。回顾棚改过程,长沙市芙蓉区委书记梁仲用“三省两高”概括:政府投资不超过1.5亿元,跟以前预算比大大减负,省钱;历时不过两年,跟常规拆迁相比大大缩短,省时;整个项目部也就十来人,省事;群众参与度高,满意度也高。

历史老街唱新韵

改造修复同步,出租收益增10倍

青砖老宅,仿古挑檐,雕花门窗。漫步都正街,仿佛感受着老长沙的历史脉搏。

提质改造与保护修复同步,是此次棚改的最大特色。“历史信息、建筑符号、居民生态,在这里得到了最大程度的修复与保留。”芙蓉区区长于新凡说。

街边浮雕,镌满了历史记忆,儿时嬉戏的场景,再现画墙。街中老墙,修旧如旧。“都是老房砖瓦的再次利用。”练大智说。

街边原有的老厂房,被改造成了大剧场。入夜,传统戏剧的锣鼓响起,恍若历史的回响。

老街上行走了半个多世纪,再访都正街,长沙市文联主席何立伟这般感叹:“街上一切如旧,青砖黑瓦,木板壁,麻石街。千总巷在,詹王宫在,斗姆阁在,城隍庙在,文昌阁在……都正街仿佛是岁月的容器,盈满了往岁的旧时光,亦让人感受着昔年长沙人的生活样貌同文化质感。”

底色如旧,气韵亦新。茶叶古玩、老字号小吃,连同充满现代气息的咖啡吧一道,注入了老街的业态之中。“通过量身引进时尚文化元素、现代商业理念,使之既承载老长沙风味,又代表新长沙风范,成为文化传承、经济发展的共赢体。”梁仲说。

两年前街口开店,唐灿烂看着老街一天天改变:“环境好了,人气旺了,生意自然也好了。”同样是前年开张营业,青年旅社在都正街上租了两个门店,负责人侯云峰说:“跟以前相比,客人多了大约30%。”

对于居民们来说,除了环境改善,老街改造后的红利,可谓“真金白银”。余东海的屋子,一楼出租,50多平方米的面积,以前租金也就1.2万元一年,如今已经涨到了5.5万元,却也只是中等水平。

“租金最高翻了10倍,从1000块一个月,涨到1万多。”练大智说。

正文已结束,您可以按alt+4进行评论

    热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