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民日报谈“按间出租”政策:这个可以有

允许合规改造、按间出租房屋的政策,能一定程度上缓解工薪阶层的租房难,能为“去库存”疏通梗阻,也让整治群租乱象有了抓手

前不久,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有关负责人对媒体表示,将鼓励住房租赁消费,允许将现有的住房按照安全、舒适、便利等要求改造后按间出租,允许将商业用房等按规定改建为租赁住房。

对于正在城市特别是大城市打拼的职场新人以及新市民来说,这确实是个好消息。近年来,大城市房价噌噌地长,许多人不仅买不起房,租房压力也不小。以北京为例,五环边上一套70平方米左右的两居室,每个月房租要4000元左右,对于普通工薪阶层来说,负担可不轻。住建部2015年对16个租房需求比较大的城市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,75%的租房者租住面积都在50平方米以下,证明小房子仍是租客们的心头好。但另一方面,租房市场的供给侧结构性失衡情况较为明显,市场上经济实惠的小户型房源少,供不应求。这种情况下,虽然人人都希望有空间独立、功能完备的居所,但最后高达50%的租客们还得“求合租”,以均摊超过自身承受能力的中大户型房屋租金。

“晚上有个睡觉的地方就行”“只要冬有暖气、夏有空调,面积小也没关系”……适应“求合租”的刚需,一些房主开始将大面积的卧室一分为二,或者把客厅、餐厅、阳台等空间打隔断,改造成卧室出租。这样一来,卧室多了、租客多了,房租收益增加不少。不过,有些房子就被改得不像话——一套房子被隔成若干独立空间,极端的情况下,经过拆改、加上下铺,一套90平方米的住宅变成个“大笼子”,居然能住上80多人。房子的承重墙被打掉、电线拉得到处都是、门前垃圾没人及时清扫、夜晚飙歌乃至打架声惊扰邻里……这样的群租房,不仅存在住房结构和消防安全隐患,还引发邻里纠纷等社会问题。一些不良中介或二房东通过私自改造房屋,牟取房租差价暴利,房主并不知道好端端的房子已被改成了“笼子”,待到房子出事,才惊知真相。

针对上述租房乱象,一些城市近年来严厉打击群租问题。不过有时未免矫枉过正,违规改造的“笼子”必须拆,将大卧室一分为二、客厅改卧室的房子也被要求恢复原状。这种“泼水倒孩子”的做法,让很多房主和租客都叫苦不迭。此次住建部首次从政策层面对“按间出租”形式给予肯定,并明确客厅等符合条件的空间可以改造成房间出租。这个“口子”开得好,一来有助于增加租房供给,摊低租客租房成本,一定程度上缓解租房难,让更多青年人、新市民得以心无旁骛地在城市中打拼,多了份安居乐业的盼望;二来政策明确了商业用房可以改为租赁用房,为盘活存量房、租购并举“去库存”打通梗阻;三是按照这一新政策,部分城市已经明确住宅改造时哪些可以改、哪些不能改,让接下来的管理工作有了抓手。较之以往明明管不住、管过头还硬要“一刀切”的做法,新的政策更有人情味儿、更有市场前瞻性、更具可操作性。

在日本东京、我国香港等人口集中的大城市,小户型出租房以及合租房,都是属于压不住的“刚需”——只要不把人撵走,他总有办法住下来,也总有合适的地方、合适的价格容他安身。在我国很多大城市,这种趋势已越来越明显。实践证明,“堵”不是办法,疏堵结合才是上策,应把合租现象纳入到制度化、规范化的管理中来。这首先需要进一步细化相关规定,比如明确哪些房屋可以隔断出租,并对最小单位面积作出规定,同时还需保障防火分区、安全疏散等功能,确保房屋住用安全。此外,要强化房主、房屋中介对房屋使用的安全责任,明确违规改造的惩罚细则,比如几年内禁止出租等,不让违规群租钻空子,搅浑按间出租这锅暖人的“热汤”。

正文已结束,您可以按alt+4进行评论

    热门推荐